青裳

自是缘浅

若说遗憾,翻一翻我这二十几年来乱七八糟的回忆,倒是能找出不少来。诸如高考前拉着室友打了一夜的牌第二天差点困的连试卷长什么样都看不清,又或者给喜欢的姑娘送了两个月的早餐却连名字都不敢让人知道,再或者大学毕业直接出来浪荡没有考研等等等等,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然则算来算去,真称得上能让我懊悔整个人生的,约莫只有一句没来得及说的再见。

干嘛摆出这样的表情来,你脑补了什么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

只是一个很好的朋友罢了。

好了,别闹。接下来的事儿你当个故事听就好,可别再插话了,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一被打断就容易忘记本来想说的话。

大学那会儿,我不知道惹了哪路神仙,二话没说的晕了大半年,醒过来之后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变态了不少。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我晕过去的大半年里,我体验了一把不讲道理的穿越。

有多不讲道理呢,虽然这年头穿越之后大显王八之气收小弟开后宫容易被吐槽,但也不至于让我活活的走上boss线吧,还是最苦逼的那种。

穿越到修真世界之后,每天面对着主角时不时的追杀和主角他妹子时不时的追求,我觉得我整个人都要被吓弯了。

然后这人就出现了,身上金光闪闪的,一众光环简直比主角还要亮上几分。并且,他还和主角一样,刚出场就差点揍得我生活不能自理。

呵,这小混蛋。

说来倒是要谢谢我那主角师弟,千钧一发之际嗷一嗓子把我名字叫了出来,不然我大概就不止是生活不能自理了。

小混蛋听到我名字之后立刻停下了揍我的魔爪,反而开始对着我的脸上下其手。这世上的因果缘分就是那么奇妙,谁能想到如今这个狂霸酷炫的小混蛋竟然是原身小时候帮过的可怜小瞎子。

那其实算是我和他的初遇,虽然不管是开头还是结尾都并不怎么让人愉快。

他那时候像是有任务在身,发现我是他恩人之后二话不说饶过了我和我那还想打一架的主角师弟,留了句再见就走的连影子都见不着。

有缘再见这种事,前提显然是得有缘。我本想着这人也就萍水相逢了,万万想不到,我和他孽缘还挺深。

说来,知道我是他曾经的恩人之后,他的画风就日渐崩坏,初见时高冷的样子一去不复返,想一想也是挺可惜的呢。

再见到的时候,我已经从正道小门派里的大师兄进化成了三界魔尊之首的大弟子,妥妥的boss线。

然而那个正道的小混蛋瞎子,明明看出我已修魔,反而还送我法衣,言谈相处间全无把我这个魔修灭了的意思。啧,怪不得做不了主角。

后来……后来他又一次去我那里看我的时候,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我师傅重伤,然后就是我手忙脚乱的送他回门派,引来了一连串糟心事儿。

那时候,我又要担心正道开的劳什子伏魔大会,又要担心那个吐了一地血回门派养伤的小混蛋,真是恨不得直接冲到那小混蛋的门派让人砍死——指不定还能回来呢都不用这么操心。

然而最后我还是冲去了小混蛋的门派,为了求他救我那个不知死活的主角师弟。

虽然那时候小混蛋其实还没养好伤。

在我求那个小混蛋去救人的时候,他本来亮晶晶的眼睛暗了好多,暗淡到我终于意识到这个人其实看不到任何东西。

或许,有所依仗的人都容易有恃无恐。

小混蛋到底是小混蛋,他同意救人,却向我开了条件,要我和他回他门派呆着。

我能怎么办呢,总不能看着从小养到大的孩子被弄死吧,我只能毫不犹豫的答应。

然而这小混蛋的眼睛更暗了。

其实,我本来是想着,等和他回了他门派,再好好的陪陪他,和他解释一下,虽然到底要解释什么我自己也没想清楚。

可惜我还是低估了我拉仇恨的能力,被小混蛋的师兄用藤蔓捅死的时候,我正在劝师弟同意让我去小混蛋的门派。看着师弟突然瞪大的眼睛和眼前喷过的血,我呆住了。

从腹部密密麻麻传上来的疼在一瞬间激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了。醒过来的时候,我人在医院里输着营养液。

好了,就到这儿了。后面的,就没什么有趣的了。

恩?我没有骗你,你自己不信我有什么办法。喜欢么?我当然喜欢那个小混蛋啊,谁会不喜欢一个对自己那么好的人?

可是我再也见不到他了啊,可能就是因为没有和他说再见,所以,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想办法?这种事情……难道要我死一次看看能不能回去么?

好了,别闹了。故事讲完了,散了吧。

——————————end————————————
恩,只是隐约的喜欢一个对自己很好的人,不是喜欢这个人。所以回去了也只是遗憾没有说再见,不是遗憾不能相伴到老。。

相思扣

恩,憋出来的更新……

天地分阴阳五行,其中所谓五行,指的是金、木、水、火、土这五种构成物质的基本元素。而同样以五行划分的灵根,则略有不同。若是普通的凡人,通常拥有全部属性的五种灵根,因此五灵根和四灵根也被称为废灵根,因为此种资质无法修真。相对的,灵根越纯,炼化真气的速度越快。修行的速度自然也越快。其中天生拥有单属性灵根的人毫无疑问有着最占优势的机缘,因此,天生的单灵根也被称为天灵根。

也正是因为此,若是强行拿出根骨,尤其是天灵根,重则身死道消,轻则大病数月。

听到这一句的时候,东方纤云了然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那么,是谁取了我的天灵根?你么?”素白纤长的指点了点对面坐着的人,动作语气里满满的不甚在意,却把对面的人说的面色泛白。

“为何这样害怕?真是你做的?”东方纤云饶有兴趣的看着,“便是你也不需如此……”

“并非龚某。”龚常胜急急地打断,“小云哥哥,龚某无论如何不会做出伤你的事。”

被解释的人懒懒地靠在床边轻笑:“莫要慌张,我不过随口一说罢了。”

窗外清风吹过,一瞬间安静下来的房间里只听得檐下碎玉碰撞间带出的轻响。

面对东方纤云万事不在意的态度,龚常胜只能沉默了下去。面对如今的东方纤云,他总有些无措,明明,他的小云哥哥,不该是这样子的。

想起初见时,东方纤云的师弟和几个本门弟子起了争执,他那样懒散的性子,却唯独在意自己的师弟师妹,明明打不过对方,硬撑着也要先救了自己师弟出去。

那时候他就知道,小云哥哥只是性子懒散跳脱,但实实在在是一个温柔的人。不论是年少时面对衣衫褴褛的自己,还是长大后对他喊打喊杀的师弟,他一向都是包容宠溺的对待,以几乎纵容的态度接受着身边的人,照顾着他们。

不是现在这样,对所有的一切可有可无,像是什么都入不了他的眼睛一样。不该是这样,他的小云哥哥,不该是这样子的。

脑海里莫名响起一声轻笑,如今这般场景,难道不是你龚常胜自作自受么。

自作自受么……

龚常胜想起他初见小云哥哥的时候——

本门弟子和叶昭昭起争执时,龚常胜就在一旁看着,他原本并不想管这事儿,直到看着自家门下那三个八阶弟子被七阶的人打的落花流水,甚至伤及性命,他才出手阻止了。

原本,按着他的想法,既然两边都没什么大伤,这事儿也就算了。却不料那位二弟子很是硬气,龚常胜回应的也简单,那人既然想打,就给他们一个教训。

故此,面对拦截的东方纤云,他也是抱着杀意去的,要不是他师弟喊出那声“纤云”,大概,那时他就会重伤小云哥哥了吧。

他一直记得那个帮助他的人,他也一直在找这个人,可最后,初一见面,他就出手伤了他。可能,这就是天道为他们写好的注定。

相思扣

今儿天气不错……憋出了更新然后发现之前的为没有传lof,默默的传一发。

东方纤云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姑娘,没了初见时的气势汹汹,成了慌张无措的样子,仿佛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大事儿,影响着她的生死一般。

漫天落雷就在这一刻劈开算天支撑着的独立空间,无数道紫色炫目的光芒里,龚常胜重新出现在东方纤云的面前,依旧是往常那温柔的样子,站定的第一件事就是扶着东方纤云询问:“小云哥哥可有受伤?”被询问的人满不在乎的摇头,示意他注意另一个人的存在。

“龚常胜!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知情人士的出现,算天近乎歇斯底里的质问,她手里的伞尖指着东方纤云,仿佛下一秒那把伞就能被盛怒的她戳进东方纤云的眼睛里。

“你有何立场问龚某小云哥哥的事。”龚常胜抓着算天的伞拨到一边,脸上没了一丝儿笑意,“还有,你初到时我就已经和你说过,玄铭宗也好,百媚教也罢,所有的事情我们都不想再管,你还这样步步紧逼做什么。”

算天还想说些什么,龚常胜却没了听下去的打算,抱着从一开始就坐着不说话的东方纤云想要离开。

“至少,告诉我他的天灵根去了哪里。”算天不甘心的询问,她遵循系统的指令在每个世界游走,为的就是让每个故事沿着他应有的轨迹发展,可如今,这个世界的主角已是废人一个,她若是不想办法改变,岂不是只能等着系统的责罚甚至抹杀。

离开的人脚步不顿,丝毫没有理会她的半点意思。可那抱着人的手却是僵直住,手背上泛起的青筋显示着主人此刻的心情。

偏偏此时,听见这句问话的东方纤云出了声:“天灵根,这是你瞒着我的事吗?”

等了一会儿,没有得到任何回答。东方纤云想了想,继续说道:“自醒来后,我一直如废人一般躺着,连梳发这样不过抬抬手臂的事都做不了。”说到这他笑了笑,低着头不去看龚常胜的脸,“偏那么巧,我什么都记不得了,一切都只能靠着你帮我,许多事你不提,我也就懒得问,反正,你不曾有加害我之心。”

听着的人脚步不停,此时早已走出那萧瑟荒凉的独立空间。伴随而来的日光刺的东方纤云闭了闭眼,说的话也停住了。

时值夏末,漫山的蝉趁着这最后的一段日子狂欢,嘈杂的鸣叫吵得整座山不得安宁,两个人沉默着走过野果林,只有蝉叫与花香绕在周围。

“这姑娘来的时机亦是巧,原本,因着我身子不好,夜里总是难眠,但我昨夜睡得特别快。只是,反倒不如之前睡得安稳,我做了一整夜的梦。”

“醒过来的时候我在想,你从山下带来的话本子里说,要是有人不当心忘了前尘往事,总会在梦里重新经历回顾一遍,不知道我这梦是不是就在告诉我,我忘记了的那些事。”

“那个姑娘的出现,正正好验证了我的想法。”

他们住的木屋到了,东方纤云的话,也说完了。

龚常胜低着头直直的看着怀里的人:“小云哥哥,你忘记的多不是什么开心的事儿,所以我一直不告诉你,但你要是问了,龚某必不会瞒你。”

东方纤云看他半晌,笑了一下:“不妨,和我解释一下,天灵根同我如今这样子的关系吧。”

相思扣

龚大_(-ω-`_)⌒)_

天光乍亮,晨风吹过半开的窗扉,檐下成串的碎玉轻轻晃了起来,带出清亮的声响。混杂着不远处各色的鸟啼,吵醒一室的寂静。

龚常胜走进房间的第一件事便是把这扇窗子关上,然而床上的人却懒懒的阻止了他:“不用关了,今天的天气不错,开着正好通通风。”

握着窗框的手指动作微微顿了顿,放了下来。龚常胜转身往床的方向走去,“今儿小云哥哥起的真早。”

“恩,难得听见那串玉石响,以为有客人。”

“不过是路过的猎人讨杯水罢了,”龚常胜停了一会儿,见东方纤云没有继续问的意思,才道,“小云哥哥既然已经醒了,不如龚某先帮你梳洗吧。”

东方纤云半靠在玉枕上,鎏金色的眸子半睁着,还看得出满满的困意。他随手扒拉了一下粘在脸上的头发,点头应下。

“有劳了。”

龚常胜拿过放在床边矮凳上的外衣给东方纤云穿上,手指在系带的地方流连了几次,才算是把那带子系好。东方纤云斜睨他一眼,看他那双碧蓝的眼睛里毫无神采,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只是略略抬起了手臂,方便对方帮他穿衣。

一套衣服鞋袜磨磨蹭蹭的穿好,窗外的日光都比方才亮了不少。

龚常胜拿桃木梳梳着对方的长发,询问起对方今天的打算:“今日天气看着不错,小云哥哥要出去看看么?”

等了会儿,对方像是才思考清楚,慢吞吞的点了点头,道:“唔,后山的果子想来应该熟了。”

“听过路的人说是熟了,小云哥哥想吃的话,待会儿我们去摘一些回来冰在井里。”龚常胜抓着对方的一缕长发,努力的把打结的地方梳开,回答的时候还要小心不把他弄疼了,动作越发小心翼翼。

然而被如此细心对待的东方纤云只是闭着眼犯困,龚常胜每次给他梳头总要画上很长的时间,都是出于对方妄想只用轻柔的方式来梳通他那一头及其容易打结的长发,虽然不是没有效果,但抵不住他在梳头的时间里比起床时更加昏昏欲睡。

洗漱的时间让人感动的简短,东方纤云觉得,这和他坚持自己来有很大的关系。

两人走到后山的果林里的时候,正午的阳光正在奋力散发着光热,晒得人和动物都有些蔫蔫的。东方纤云理所当然的半靠在树下乘凉,眯着眼看龚常胜兢兢业业的替他摘果子。

正当他无聊的想要再次睡过去时,一抹蓝色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东方纤云,你让我好找。”撑着伞的姑娘面无表情,眼角眉梢带着满满的暴戾之气,“托你的福,我险些被天道抹杀干净。”

“看来你就是今天早上的客人了,”东方纤云四下望了望,方才还在他眼前打转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想来是这个姑娘的手笔,然而他不甚在意的转过脸,继续说道,“但,你是谁,我们认识?”

算天的结界里凭空挂起一阵大风,飞扬的尘土就像是她此刻不敢置信的心情,她收了伞,借着系统的能力定住东方纤云仔仔细细的检查起来。

“不,这不可能。”

晚来天欲雪

cp 龚大
自召开伏魔大会后更新未看状况不明
设定原背景向 时间设定为三路病好之后——————————————————————————————————————

日暮西沉,漫天艳红色的烟霞渐渐染上暗色,只不过眨眼的功夫,本该明艳万分的风光蒙上满满的灰白。一串仙鹤划过格外阴沉的天际,带散了山下农家袅袅升起的炊烟。

龚常胜独自一人坐在后院梨树下,手边放着东方芜穹今晨刚送来的一壶“贪欢”。原本,按着龚常胜自己的性子,是不会想着饮酒的,更不用说还是“贪欢”这样的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单听这名字也看的出,这酒带给人多少真真假假的幻孽魔障。

然而事有凑巧,龚常胜自己清心寡欲惯了,今次突发奇想吩咐小厮取酒,服侍的人几乎是翻遍了龚常胜的一整个私库,也只有这一瓶“贪欢”罢了。

看着面前两股战战面露惊慌的小厮,龚常胜不耐的挥了挥手,让人把酒放下就走,那人倒是如释重负,放下酒盅酒壶,摆好已烧好的红泥小炉遍忙不迭的退下了。

自龚常胜被魔道魔尊重伤恢复之后,周遭的人对着他总是小心翼翼,一副怕他翻脸揍人的模样。

龚常胜倒是也不在意,顾自烫着酒,手里却是永远只握着那一只小酒杯,也不见他饮下一口。寒风吹过小院,刮下满树的落叶,簌簌落地。抬眼看去,天已是阴的更加沉郁,龚常胜拨了拨火炉里的碳,只看着跳出的火星子发呆。

醒来之后,龚常胜便察觉到了不对,莫说整个宗门上上下下的小厮奴仆敬畏害怕的模样,单他那个素来没有正形儿的大师兄东方芜穹,简直是用尽手段拐着弯儿的让他与世隔绝。奈何,他被易相逢伤得太重,将养至今也不过堪堪下地而已。故而,纵知道在他不省人事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他也只能心理着急罢了。

毕竟,如今被人重伤到险些废了修为的自己便是想要做些什么,也不过有心无力罢了。龚常胜略有些烦躁的抿了口酒,酒香混合着辛辣的感觉自喉间一路烧到胃,细品一会儿,又有一股淡淡的甜香绕在唇齿之间。

感到暖意渐渐裹住自己,龚常胜才惊觉作为修真者本该寒暑不侵的自己,竟是有了些冷意。

“呵。”慨叹着自己原来伤重至此,却只溢出声笑来,仰着头向上望去。

透过梨树枝桠向上望去,天已是阴的可怕。

“看今天这天气,晚上怕是要下雪呢。”

熟悉的声音自右手边传过来,龚常胜诧异的转过头,下一秒,肩上多了件轻薄的披风。

“小云……哥哥?”视线里的依然是蓝色的身影,可是龚常胜还是万分欣喜的抓着他肩上的手,盯着眼前的人眼也不眨的看着,仿佛这样就能看出他安好与否心情如何一般。

“三路,好久不见,我来看看你。”东方纤云难得的一本正经,却是下一秒就翻了盘盯上了桌边的小火炉,“三路你这酒闻起来不错啊好像很好喝。”

龚常胜听着他话里满满的都是“好想喝”三个字,毫不犹豫的接了句:“既是小云哥哥喜欢,不妨和龚某共饮一番?”

云层已厚,撑不住的落下一星儿的雪沫,落在两人盛了酒的杯子里,点出一圈一圈的涟漪。

龚常胜端着酒杯,却是眼也不眨的盯着东方纤云,听他讲着这几个月他走了多少地方,看了多少风景。

“如此,小云哥哥近日过得也算悠闲,等龚某身子好些,和小云哥哥一同去,可好?”听东方纤云讲完,龚常胜笑着抿了口已凉的酒,装着随意的样子问他可愿同行。

“三路要是喜欢我当然也是乐意的了。”对面的人笑着再饮下一杯,“不过短时间是不行了,我师父有事,我得陪着她先把事解决了,等过些时候,再约着游山玩水吧。”

“如此,便说定了。”

“说定了。”

酒杯轻碰,贪欢的甜香随着火炉的烟气袅袅散开,醉人心肠。

“这天色看着过会儿会下大雪,我得趁着雪没大先下山了,三路,你好生养病,我下次再来看你。”东方纤云放下酒杯,起身准备离开。

龚常胜在东方纤云面前自然永远是那一副“小云哥哥说什么便是什么”的样子,点了点头就送他出了院子。

今日东方纤云能来看他,龚常胜着实是喜出望外,他走回两人共饮的地方,坐在东方纤云原本坐着的椅子上,静静的想着方才小云哥哥说的话。

只不过这一会儿的功夫,雪已是下大了,漫天的雪花飘下来,不过几瞬地上就积起薄薄的雪。龚常胜想着幸好方才小云哥哥已是驾云离开,收拾了桌上的酒杯,便转身进了屋。

今夜,龚常胜难得的有了好眠。

彼时,伏魔大会,战至最终。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end

晚来天欲雪

看书中,突然对这句诗有了特别大的兴趣,于是码个脑洞,在修炼闲时饮酒的常胜想起大师兄,于是披着外套对月相邀,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龚大&万年不变的ooc&现代au&龚常胜视角&从开头就是的be&我要写青春小言风嗷嗷嗷
好了接下来请欣赏看着青春小言其实还是一坨屎的故事╭(╯ε╰)╮


还有什么愿望吗?

愿你日后,能贫能笑能干架,有酒有肉,有姑娘。

part1

酆城的天气一如往年的六天雨半天晴,细密的雨丝纠缠着扣向窗户,氤氲出一片朦胧风景。不远处,讲台上老教授兢兢业业的讲着课,催化出一大片睡意朦胧的哈欠。

龚常胜坐在大礼堂的最后一排,转着笔悠游自得的扫视众生。

依旧是毫无乐趣且相当机械的一天。

旁边坐着的人似乎是上届的学长,龚常胜记得自己在校园风云人物排行榜上看到过他,以明明点满撩妹技能却情商极其低下的神奇属性被全校女生咬牙切齿的送上了第二名的宝座。

想一想当初给自己介绍这个风云人物排行榜的东方芜宆那猥琐的表情,龚常胜难得的对这个人起了研究的兴趣。

半长的黑发看起来发质不错,揉起来手感应该也很好。虽然看着教授的方向,然而两眼无神,一看就是早就神游天外。不过,眼睛是金色的,如果有阳光的话,看起来一定很好看。

“哥们儿……你盯了我有一分钟快了,我是哪里惹到你了么?”对方一脸“我不会是什么时候惹到了这娃的女朋友他打算找我算账吧”的表情,简直把表里如一做到了极致。

龚常胜更加好奇,这么实诚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没病没灾的活到了现在的。

看看对方满眼迷茫担惊受怕,睁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金色的瞳仁里波光流转,透露出情形不好就准备跑的意思。

龚常胜恍然大悟,大抵是对方因为长得好看。

他笑的光风霁月满脸无辜:“我只是觉得你长得很像我一个故人。”

“欸??!”

一脸“就为了这事儿你盯了我一分钟你没病吧”的人,看起来真的很可爱呢。

龚常胜转头看起窗外的雨景,心情却明朗了起来。

尤其,旁边的人正一脸纠结的思考着他是不是什么时候惹到了自己,而自己是来找他报仇的故人。

东,方,纤,云,龚常胜拿指头在桌子上比划着对方的名字,忍不住笑了起来,真的是很有趣的人啊。

下课的时候,龚常胜正打算收拾东西走人,斜旁边插过来一只手攥住了他的本子。顺着指头看上去,一双金色的眼睛正盯着他,对方满脸的严肃认真。

“嗯……那个,我确实不太记得什么时候,嗯,得罪了你,不过,我请你吃顿饭我们就当一笔勾销了吧。”

龚常胜表面面瘫,心里几乎是要喷饭了,这学长也太可爱了点,为了他随口一句话就要请吃饭。难怪哪怕他撩妹无数都没人找他麻烦了,这性格简直就是傻白甜到了极点谁忍心下黑手。

秉着有人请客不吃白不吃的想法,龚常胜面瘫着点了点头。

二号食堂三楼小包间里,龚常胜透过火锅上方氤氲的热气看着对面狂吃海塞的东方纤云,反省着自己怎么会对这个人如此上心。

大师兄东方芜穹曾经说过,一切暧昧关系的初始,源于你对对方的好奇。

要不要趁着暧昧关系还没开始先掐断呢,龚常胜思考的很是认真。

“欸你又在看什么?”

看着对方一双金色的眼睛闪闪发光,龚常胜动作顿住,自暴自弃的低头开始抢肉吃。

不用想了,掐不动了。

真心话大冒险

半夜快睡的时候突然想起来的,不过梗挺常见说不定就撞了hh大概还是会有ooc的吧。设定是普通的校园环境,并且龚只是眼睛对于色彩不敏感其他都正常


把一群临近毕业无所事事的人聚到一起是可怕的,这杀伤力足以毁灭地球。

东方纤云看了看趴在桌子下站在沙发上的各位,颇为头痛的呻吟了一声:上帝啊,他可不想把两个室友背回宿舍。

啤酒瓶恰在此时停止了转动。

“徒弟!又是你!”已经醉到站上了桌子的易相逢依然对于陷害自家徒弟十分热衷,“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好吧好吧,又是他,看看这次又是什么奇怪的任务吧,总不会比到隔壁包厢对第一眼看到的女孩子唱飞向别人的床更惨了。

“大冒险。”说着他喝完了杯子里的酒,故作沉稳的抽了一张大冒险的纸牌。嗯哼,“给手机里最后联系的人发三次我爱你。”

夭寿啊,这还不如去唱飞向别人的床呢。

东方纤云看了看听到大冒险内容之后,不管沙发上的桌子上的还是地板上的,全都跳了起来燃烧着一脸八卦之魂的人,更加苦逼的呻吟了一声。

在所有人的目光监视下掏出了自己的果机,解锁,进去拨号界面,最近联系人,很好,蜀三路三个大字熠熠生辉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想起来参加活动时特意给同寝室里唯一的学弟打电话说明去向的自己,再看看排名第二,此时正坐在自己旁边的印飞星,东方纤云无比后悔自己为何那么手贱打了这个电话。

“我觉得,三路大概已经睡了吧我给第二的发吧。”这是试图反抗的东方纤云。

“不行,知道这是大冒险的人不算在候选人名单里。”这是等着看热闹的围观群众。

“!!”这是想说什么被镇压了的印飞星。

于是,苦逼的东方纤云点击蜀三路那张灿烂的笑脸,滑进了短信界面,在一众“你敢不打试试”的眼神下,抖着手打出了我爱你,然后按下了发送键。

整个ktv包厢一瞬间安静的只剩下刚谁点的最炫民族风无比欢脱的唱着留下来,没一会儿,手机震了两下,东方纤云打开一看,果然是龚常胜的回信:小云哥哥?

夭寿啊这样祸害一个尊老爱幼的学弟你们还是人嘛。

“徒弟,大冒险不完成就要回答问题脱衣服哦~”

师傅说好的你还是个心理年龄只有七岁的小可爱呢!为毛切开也是黑的啊!!!!

对不起了学弟你学长我只是想活下去啊/(ㄒoㄒ)/~~被自家师傅恐吓之后东方纤云动作利落的打下了我爱你三个字再次发送。

这次的回复来的很快:小云哥哥不是在开玩笑吧,龚某可是会当真的~

傻孩子你当个什么真啊你不会是半夜被吵醒脑子还没上线呢吧!

自带小动物警觉系统的东方纤云觉得自己还是回答问题脱衣服算了,然而,旁边的印飞星轻飘飘的说了句话:“看师妹摩拳擦掌的样子,东方纤云你要回答问题可小心了。”

“…………”看了眼两眼冒光的逍遥星河,可怜的纤云咽了咽口水,还是决定死在学弟身上吧。

第三次我爱你发送成功。

然而,等了很久,龚常胜也没有回复。

大家想着大概龚常胜发现是真心话大冒险所以不回复了,于是只好非常失望的放过了他,只有易相逢还是不太甘心的多灌了他两杯酒,不过,人物属性设定为千杯不醉的东方纤云奸笑,只要没有其他附带,喝几杯多随意啊。

等到大家又躺地上的躺地上,跳沙发的跳沙发的时候,东方纤云感到手机震了震,环顾一周,已经没有什么清醒的人了,他默默的掏出了手机,果不其然,发信人依然是龚常胜。

我猜小云哥哥大概是大冒险?不过我还是很高兴收到这样的消息。可能小云哥哥也没发现,在很久以前我就喜欢你了,真的要追溯的话,大概是第一次见面你带迷路的我回家吧,不过小云哥哥你这么迟钝肯定一直都没有发现了。我也知道小云哥哥喜欢的不会是我,不过能够收到这三条短信我也很开心,暂且就让我当它是真心实意发来的吧,我想说,我也爱你,小云哥哥。

夭寿啊!学弟原来是小时候捡回家还抢了我一颗阿尔卑斯的小金毛!不对!这家伙那时候才几岁啊就喜欢!那喜欢跟看上个毛绒狗有什么区别啊!这真是爱嘛!!

吐槽的天南海北的东方纤云看着短信,脸却慢慢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他噼里啪啦的发了条短信回去。然后开始捧着手机捂脸,挡住连耳根都红透了的脸。

————————————————————————

独自守在寝室等待回音的龚常胜一感到手机的震动就查看消息,然后,笑的二啦吧唧的起床去换衣服。

抛在床上的手机上,显示着这样一条短信“蠢孩子你小小年纪就想着早恋!过来xxktvxx包厢接人!”

end

就做一个圣诞节的小贺文嘛好不好呀~